歡迎來到愛車網,本站為你提供汽車維修,汽車保養,及精彩的汽車評測,是最好的汽車網站.
 愛車網 >> 用車寶典 >> 用車知識 >> 經驗交流 >> 北京:出租車調價後 高峰打車不太難了
北京:出租車調價後 高峰打車不太難了

日期:2017/5/11 8:29:26      編輯:經驗交流

北京:出租車調價後 高峰打車不太難了

 

  北京:出租車調價後 高峰打車不太難了

  6路記者在調價前後體驗高峰打車,同一時段空車增多,長途運價漲幅不大,短途打車費多

  6月10日,北京出租車正式調價。5月31日和6月17日,在調價前後兩個工作日的晚高峰時段,新京報記者分別赴首都機場、北京西站、西單、金融街、中關村、國貿等打車難的重點地段,體驗打車。

  記者發現,調價後,高峰時段空車增多,短途打車費用更高,電召不如揚招“靠譜”。多數出租車司機也表示,運價雖漲,但乘客明顯減少,收入漲幅不大。

  高峰時段空車多

  機場、車站、商圈素來是北京打車難的主要地點。

  昨日,記者再次來到這些地點時發現,相比調價前的高峰時段,在這些地區的空車多、乘客少,打車明顯便捷不少。

  5月31日的晚高峰時段,武定侯街附近,15分鐘內,29輛出租車經過,無一空車可攔,除了搭載乘客的出租車外,均顯示暫停。而在昨日,調價後,同一地點,15分鐘內,24輛出租車內僅2輛顯示暫停,5分鐘內即可揚招到出租車。

  西單、國貿等商圈、寫字樓附近,空車不再難招,相對調價前,打車容易了很多。在北京西站,調價前,乘客需等半小時才能打到車,調價後出現了大量出租車排隊等候乘客的現象。

  多數出租車司機也反映,調價後,打車的乘客也減少了,收入增幅不大。

  晚高峰叫車司機爽約

  相比揚招,北京市統一出租車電召平台96106顯得“不太靠譜”。

  昨日下午,記者提前一小時撥打該熱線叫車,42分鐘後,先後收到兩條短信,一條顯示訂車成功,另一條顯示無車應召。

  而在金融街附近,記者撥打96106表示即刻要車,短信回復訂車成功,截至記者發稿,短信中的出租車司機也未與記者聯系。

  據了解,此前曾有乘客撥打96106叫車後,2小時內無人與其聯系,取消預約後,該乘客接到多名的哥來電應召。對此,交通部門表示,出租汽車統一特服電召平台處於試運行階段,整體運行平穩,但目前尚處於磨合階段,出租公司、出租司機和乘客都還在適應期,存在著一些技術漏洞等問題。

  長途運價漲幅不大

  調價前後,乘客打車是不是更貴了?

  記者體驗發現,長距離打車更劃算,短距離漲幅比較大,遭遇堵車,計價器上的錢數可觀。

  6月17日,記者從首都機場前往立水橋,24公裡左右的路程,在等候10—15分鐘時,運價只漲了9元錢。

  而從金融街到幸福大街,約9公裡的路程,等候近半小時,花費49元,相比5月31日調價前,增加了19元。

  ■ 個案

  新計價器多蹦錢 司機沒多收

  更換新計價器後,打車裡程翻倍,價錢也翻了番。昨日,記者打車從機場至立水橋就遇到了這樣的蹊跷事。

  昨日,記者乘坐一輛剛調完價的出租車。據司機張師傅稱,他是16日換的新計價器。

  “調完價後,每天會多拉200多元錢”,“剛才拉一個乘客到機場,他的錢就沒拿夠。”張師傅預測,從機場到立水橋,估計會有100多元打車費。在路上,張師傅指著計價器說,“看,表不停跳,肯定會有100多。”

  出租車行駛到立水橋後,計價器顯示,行駛49.2公裡,費用共計163元。而記者此前兩次從機場打車到立水橋,走的同樣的路線,共行駛了24公裡,費用都不足80元。

  張師傅致電他所在的新月出租車公司,車隊王隊長經過電腦查詢後說,“從T3航站樓到立水橋,在30公裡以內。”

  可張師傅並沒繞路,問題指向了新更換的計價器。對此,王隊長表示,會盡快查詢張師傅的GPS軌跡,找出原因。

  在發現新表可能存在問題後,張師傅實收記者80元打車費。

  路線1 金融街街區——幸福大街

  漲價前

  晚高峰擁堵司機“暫停”

  耗時:1小時 裡程:9.1公裡 運時:27分鐘

  等候:11分46秒 運價:30元 時間:5月31日晚高峰

  5月31日17時27分,金融大街附近,等候一小時,記者未能打到車。

  17時27分至17時42分,15分鐘內,由北向南的單行方向,共有35輛出租車經過,其中6輛車顯示暫停,僅有兩輛空車,其中一輛招手未停,另一輛被前方的乘客搭乘。

  在緊鄰西二環的英蘭國際寫字樓下,一條小路邊有5輛出租車打著暫停等候在路邊,只有一輛車的司機稱正在等電召他的乘客,其余司機均表示“不拉活”。一司機表示,晚高峰擁堵,司機都不願堵在路上,因此不少司機都會選擇“暫停”。也有的司機要交接班,也會按下暫停鍵。

  1小時後仍未打到車,記者通過電召打車離開。

  漲價後

  暫停車輛明顯減少

  耗時:5分鐘 裡程:8.8公裡 運時:44分鐘

  等候:29分27秒 運價:49元 時間:6月17日晚高峰

  昨日,兩周後的晚高峰時段,記者再次來到金融大街路西打車,路邊沒有打車的乘客。

  17時33分,記者在路口等候3分鐘後,有兩輛空車駛來。15分鐘內,共17輛出租車駛過,其中空車9輛,沒有一輛出租車打暫停牌。

  17時50分,西二環上車行緩慢,在英蘭國際寫字樓下,8輛出租車停靠路邊,2輛車暫停運營,其余車均顯示空車,一名女乘客向一空車司機表示要去北沙灘橋,司機當即應召後載人離去。

  在武定侯街路南,15分鐘內有24輛出租車由西向東經過,記者等候5分鐘後有兩輛空車,15分鐘內6輛空車經過,僅有2輛車顯示暫停。

  電召失敗後,記者只等候5分鐘,即打到出租車。

  路線2 國貿——宋家莊

  漲價前

  從國貿走到雙井打上車

  耗時:1小時 裡程:7.7公裡 運時:21分鐘

  等候:4分57秒 運價:26元 時間:5月31日晚高峰

  17時50分,國貿橋下建外Soho門口,正值下班高峰,大量人員在大北窯南公交站候車,記者加入打車大軍。

  從18時起,15分鐘內,有52輛出租車經過,其中載客的有42輛,剩下10輛中,顯示空車的只有3輛,7輛車的提示牌顯示“停運”或者“暫停”。

  在此期間,記者前方排隊的6批乘客攔到空車,但多數詢問地點後表示不去,只有1批3個乘客滿足一名的哥的行車方向,打車成功。

  等候10分鐘,記者都沒有等到出租車,隨後,決定到雙井嘗試,一路上均可見等候打車的乘客,在京糧大廈對面,記者碰到5名剛下班的白領,他們准備打車到珠市口,已經等候半個小時,但均沒有打到車,“差不多有三四十輛的士經過,不是載客就是停運,沒見一輛空車。”一名白領說。

  18時50分,在雙井富力城門口,記者等候15分鐘後,打到一輛車到宋家莊。

  漲價後

  15分鐘內來23輛空車

  耗時:2分鐘 裡程:7.7公裡 運時:22分鐘

  等候:5分50秒 運價:31元 時間:6月17日晚高峰

  17時50分,記者再次來到國貿橋下建外Soho門口,仍有眾多下班人士在打車。18時,15分鐘內,有80輛出租車經過,載客的有56輛,剩下24輛,空車有23輛,只有1輛顯示“停運”或者“暫停”。

  在此期間,打車的有12人,分為5批次,詢問空車的哥,均得到上車的示意,全部打到車。

  在雙井富力城門口,記者附近6名乘客打車,招手車輛即停,他們全部打車成功。

  18時30分,記者等候了不到2分鐘,就打到1輛車前往宋家莊。

  路線3 中關村——金魚池

  漲價前

  電召半小時無車接活

  耗時:30分鐘 裡程:17.1公裡 運時:40分鐘

  等候:11分鐘 運價:47元 時間:5月31日晚高峰

  5月31日18時13分,在中關村大街和海澱北一街交叉口附近打車,記者首先撥打96106熱線,約車失敗。

  路口有多位乘客候車,不時有空車經過。但也有司機挑活,一名女士欲打車到西單附近,就連遭兩輛車拒載,不得已打了路邊的“黑車”。

  至下午6時27分,記者再次撥打96106熱線,10多分鐘後,仍無司機搶應。兩次電召預約等待過程中,約有11名乘客,乘坐出租車離開。平均等待時間10分鐘左右。

  隨後,記者在路邊等車,遭到一司機拒載。18時44分,司機闫師傅拉上記者駛往天壇方向。

  漲價後

  電召20分鐘後叫來出租

  耗時:20分鐘 裡程:17.1公裡 運時:51分鐘

  等候:21分鐘 運價:66元 時間:6月17日晚高峰

  昨日18時,在中關村大街和海澱北一街交叉口東南角,偶有乘客站在輔路路口等待打車,並很快乘車而去,路邊不斷有空車駛過。

  記者決定嘗試電召,分別撥打96103和96106兩個電話召車熱線,試圖預約出租車前往金魚池附近。約20分鐘後,兩熱線均有應召的司機與記者聯系,記者解約了一輛車。

  等待期間,記者統計,共有26輛空車經過該路口,僅一輛顯示暫停。在58輛載客出租車中,有6輛在記者等待地點落客後重新載客而去。

  18時22分,記者乘坐電召來的出租車前往金魚池。

  路線4 西單——廣安門外大街

  漲價前

  司機路邊趴活議價

  耗時:38分(打車失敗)

  時間:5月31日晚高峰

  5月31日,18時12分,在西單大悅城門前,記者准備搭乘出租車到廣安門外大街。時值晚高峰,西單商圈已出現擁堵,大悅城門前,與記者一同等待空駛出租車的乘客共有11人。

  從18時12分到18時17分,單向車道上共過了17輛車,無一輛空車。

  君太百貨和西單大悅城中間的小馬路邊,有三輛打著暫停牌的出租車在等待拉客,記者上前詢問從西單到達官營的價格,對方稱,“少50元不走”。

  18時30分,記者分別撥打了96103和96106,兩個叫車平台均無司機應答。

  20分鐘後,電召、揚招記者均未能成功打到車,只好選擇乘坐地鐵離開。

 

  漲價後

  空駛車多司機搶活

  耗時:10分鐘 裡程:6.3公裡 運時:25分鐘

  等候:16分16秒 運價:35元 時間:6月17日晚高峰

  6月17日18時,西單大悅城西側馬路邊,兩台出租車翻下停運牌,一位司機表示“准備回家,只拉通州的活兒”。

  15分鐘內,該路口東西和南北走向的兩條路,共有29輛出租車通過,其中經過11輛空車,4名師傅搖下車窗詢問是否需要打車,但都未拉記者。

  18時45分,記者撥通96103,表示需要一輛車自西單到廣安門。3分鐘後,金銀建公司的司機周師傅搶應成功。18時55分,通過電話聯系,記者坐上了車。

  周師傅坦言,調價後,他明顯感到打車的人少了。周師傅稱,他的收入從原來的每天五六百元到現在的三四百元,“昨天收入創了新低,只有300塊錢”。

  路線5 首都機場——立水橋

  漲價前

  乘客排成三隊打車

  耗時:10分鐘 裡程:24.5公裡 運時:39分鐘

  等候:10分鐘 運價:69元 時間:5月31日晚高峰

  5月31日19時,首都機場出租車候車處,共排有3隊乘客150余人,不斷有出租車前來載客,排隊乘車的速度較快。

  19時06分,記者選了一隊開始排隊,10分鐘後就坐到車。

  據司機史先生介紹,31日當天,他進入首都機場繳了1.5元進場費,“下午排隊花了1個小時左右,高峰的時候,要排3個小時的隊。”

  漲價後

  出租車排隊等乘客

  耗時:0分鐘 裡程:24.4公裡 運時:44分鐘

  等候:15分鐘 運價:78元 時間:6月17日晚高峰

  昨天,19時,首都機場出租車候車處,排隊候車的乘客約有10余人,比5月31日當天減少約140人。

  機場工作人員稱,這跟航班情況有關,但出租車調價後,白天打車乘客有所減少。

  正如工作人員所說,在候車處,大多出租車正在等候乘客,根本無需排隊。

  常在機場拉活的司機張師傅說,調完價格後,打車的乘客明顯減少,“以前一天能拉20個,現在只能拉10幾個。”

  路線6 北京西站——牛街

  漲價前

  半小時僅10輛出租進站

  耗時:30分鐘 裡程:5公裡 運時:17分鐘

  等候:5分鐘 運價:22元 時間:5月31日晚高峰

  5月31日17時37分,記者由北京西站北廣場進入該站出租車候車點,此時,在出租車的上車點,已排出30多米的長隊。

  “打表,加30走不走?”在乘客排隊半個小時時間內,一名黑衣男子不斷在隊列中攬客,不一會兒就有兩個焦急的候車乘客隨他離開。

  盡管排隊的人越來越多,但進站的出租車數量卻難見一輛,記者統計發現,截至18時07分,進站拉客的車輛數目僅10輛。

  18時09分,在等候半個多小時候,記者終於打上一輛出租車,當得知目的地是牛街後,司機郭師傅眉頭連皺了兩下,埋怨反問記者,“干嗎不坐地鐵?”

  “除去進站交的3塊錢後,我這一趟算白跑了。”郭師傅抱怨,這一趟活他很虧,專門放空跑了好幾公裡到西站拉客,就是想拉一個遠客,可以多掙點,沒想到遇到了短途。

  漲價後

  晚高峰進站出租車等人

  耗時:0分鐘 裡程:5.1公裡 運時:26分鐘

  等候:10分鐘 運價:29元 時間:6月17日晚高峰

  昨日17時30分許,記者再次來到北京西站北廣場出租車候車點,通過計量進入西站拉客的出租車發現,大部分出租車已調價,其中25輛中僅有1輛尚未調價。

  昨日,大量出租車排著長隊等候乘客,幾乎無需排隊,就可以打到車。

  “不收進場費,也刺激了一些出租車來車站候客,再加上調價了,願意拉活的司機也多了。”徐師傅的車前日剛剛調價,剛跑一天的他就琢磨出規律來,他認為長途和短途都比較劃算,差別不大。

  “我們每天裡程數基本都在200公裡左右,相比以前,現在多出的收益大概為60元左右。”徐師傅稱。